• / 3
  • 下载费用:1 下载币  

滕吉文院士在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南京石油物探

关 键 词:
滕吉文 院士 中国 石化 石油勘探 开发 研究院 南京 石油 物探
资源描述:
滕吉文院士在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南京石油物探研究所2005年学术交流会上的讲话——根据录音整理参加这次会议,我非常高兴。通过这次会议,我将会认识许多年轻的朋友,而且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以前在大学时是学地球物理的,毕业后到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参加了石油物探的工作,我的大学毕业论文是关于石油构造的,并在孟尔盛先生等人的指导下进行野外实习。21世纪的今天我觉得地球物理学确实是地球科学发展中的先导。今年6月3日在人民大会堂开过一次高层座谈会,即“中国特色自主创新之路”的院士代表座谈会,中央的一些领导也都来了,主要的议题是:国家需求和自主创新。刚才马在田院士对油、气工作进行了分析,我也很受启迪。我在想,在世界科学思想发展的里程中曾出现过两次影响最为深远的革命:第一次革命是无机科学界的革命,这就是哥白尼在1543年出版了他的代表作《天体运行论》;第二次革命就是有机科学界的革命,这就是达尔文的革命,在1889年出版了他的代表作《物种的起源》。前者的出现,在历史上起了很好的作用,即证实了地球不在太阳系的中心,使得人们从被神权禁锢的一个科学领域解脱出来,而使神学的宇宙观受到了质疑。从而不断激励人们在宇宙观的研究里去探索“天外有天”的真实的宇宙世界。后者的影响则更为广泛而深远,它掀起的思想波澜远远超出了生命科学界的范畴,这就使得在神权禁锢下的宇宙观得到进一步升华。有机界的演化发展观不仅将上帝请出了科学神坛,而且还最终启迪了宇宙学的觉悟,导致了“宇宙大爆炸”。这样一个动态的宇宙观,把传统的稳态的宇宙观替代了。这也就是说,人们现有理念的转变和新的思维对科技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今年年初,科学出版社出了一本书,书名是《21世纪100个交叉科学难题》,这也就意味着当今的科学发展,需要学科交叉,需要渗透。因为罗蒙诺索夫的时代已经过去,当时罗蒙诺索夫既是物理学家,又是化学家,还是地质学家。为此,在21世纪的今天,科学与技术高度发展,新的理论不断涌现,故学科的交叉和渗透必须提上日程。对油、气来讲,我们也必须向前看一步,即怎样在国家战略需求下去自主创新。因为人们通过肉眼与地质体之间用光联系的时代,已经不是主要的,或者说已经过去。也就是说,不论是矿产资源、还是油、气、煤炭能源都深埋在地下,这就必须穿越地面去揭示地球内部的奥秘,而这唯一的途径就是地球物理学。傅承义先生在世的时候,也是我在地球物理所当家的时候,他和我有一次很长的谈话,最后的结论是什么呢?他说:滕吉文,我告诉你,你在负责地球物理所的科研工作中,一定要牢记,不要让地质学家把地球物理当作锤子、罗盘、放大镜。这是傅老先生的原话。最近,我的校友王涛(原石油工业部部长)也曾说过,对石油来讲,成也物探,. 6—败也物探。在当今科学发展中,无论是地球物理学家,还是地质学家都承认这一点,即必须向地下深处探索宝藏。这就是说,为了祖国的快速工业化和经济腾飞,在多元化共享世界能源的同时,必须立足本土,即必须突破侏罗纪,突破1,向更深部去探查油气。大庆油田和塔里木油田的深钻井给予人们极为现实的启迪。当前,我们国家正处在快速工业化和经济腾飞的前夕,而“上帝”对世界资源的分配又不是那么公平,比如说,石油62%~63%分布在中东,在我们国家分布得比较少。当今除俄罗斯能自给自足,还有多余部分出口外,很多国家的发展均必须利用世界资源。说实在的,中东五次战争,实质上没有一次不是为了石油。再比如说铜矿,我们2/3的缺口要靠进口,我们国家每年生产的黄金全部拿出去卖掉,一分钱不拿回来,也只能换回一个铜矿来。另外铁、铅、钾盐等对外的依存量日益增大,所以,当今我国的资源紧缺迫在眉睫。世界上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比如说老牌的,像英、法,是靠资源起家,后来发展起来的。再比如说德、美、日,也是靠资源起家的。现在中国要腾飞,也必然要靠资源起家,没有大量资源支持是谈不上发展的。因为资源是人类和社会发展的物质基础,这在当今世界科学和经济大潮中可以明显地看到。现在要快速起步的国家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印度,对资源的争夺也就必然地提上日程。可是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呢?当然,我们要多元化地去利用世界的资源,这是我们必须走的一条路。与此同时,怎么样去建立一个安全的、稳定的、持续供给的资源战略基地,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严肃任务。对于矿产资源来讲,我们现在必须去琢磨在理念上的转变。比如拿金属矿产来讲,我现在把它定义为第一深度空间勘探与开发,系指在地表到地下500际开采的平均深度仅为地表到地下350m,最多到500m。前不久在地矿系统开会,我提出必须开展第二深度空间的找矿问题,那就是500为现在澳大利亚、南非和加拿大等国家,他们的矿产资源已经开采到2000~4000m,最深已达4800m。因此,我们所讲的资源瓶颈本身就是不够完全正确的。因为你是在第一深度空间里估算,如果我们在第二深度空间能找到更多的大型、超大型矿床或多金属矿集区,那我们的资源苣远不是目前这个局面。这是金属矿产。石油也一样,我们原先对石油追求的目标是侏罗系,那么是不是这就是一个禁钢的边界呢?显然不是。大庆油田徐家围子一钻打下去打到了凝灰岩,出了气;西北几个油气田中很多油、气是从寒武系、奥陶系上来的,即是从深部上来的。有的尚储在古生代地层中,如准噶尔盆地北缘等。那么,突破侏罗系这个边界到深部找油、找气是现实的,也必须提上日程。正因为这样,我们的油气资源和矿产资源,它的深度空间边界远不是现在认为的这种格局。因为在克拉半岛,一个深钻打下去,打到地下7是一个事实。因此,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建立一个稳定、安全、持续供给的资源战略后备基地;利用现今各有关学科所取得的成就和高新技术进行高分辨率的勘探,从已有储量中提高产出率等等。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个问题我不作展开和更深入的讨论了!这次布什来中国访问,访问亚洲四国,既要稳住韩国,又要鼓励日本和“台湾”向我们挑衅,其目的是威慑中国。这里还有个大问题,他们议会里面有那么一批人老是要人民币无限制地升值,甚至议会发出这样一个信号:如果人民币不升值,我们就如何如何。也就是说,当中国很贫穷、很落后的时候,世界上一些发达国家看不起我们,称我们是东亚病夫;当我们的科学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又害怕我们。所以任何的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都并不愿意看到中国的强大和人民的富裕,我们必须靠自己。马六甲海峡,美国前不久要驻军,遭到很多人乃至很多国家的反对。如果马六甲海峡一驻军,实际上—— 7——对中国是极大的威慑。因为美国人在以前制约俄罗斯的时候,就是压低油价,为什么呢?因为俄罗斯有油;现在要制约中国,就是抬高油价。因为他是压低赚钱,抬升也赚钱,中东很多石油公司都是他控股的,反正他一个口袋出,一个口袋进。所以在油气资源这个环节上,我们必须转变观念,利用、发展高新技术,在共享世界资源的同时,立足于本土,必须在已有油田外围和深部发现新的油藏。为此,向深部海相、陆相沉积层找油,甚至到火成岩中去找油,即多方法找油找气已成为我国能源界的一个必然途径。我们必须继往开来,开拓创新,为我国繁荣富强贡献最大的力量。谢谢大家!一8一月稗
展开阅读全文
  石油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滕吉文院士在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南京石油物探
链接地址:http://www.oilwenku.com/p-63900.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6-2020 石油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20048,ICP备案号:蜀ICP备11026253号-10号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