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
  • 下载费用:1 下载币  

走滑断层的识别标志及其石油地质意义

关 键 词:
断层 识别 标志 及其 石油 地质 意义
资源描述:
走滑断层的识别标志及其石油地质意义夏义平 刘万辉 徐礼贵 郑良合(中国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公司, 河北省涿州市 072751 )摘 要 : 按照断层规模和石油地质控制作用的差别, 走滑断层分为板块级、 盆地级、 区带级、 圈闭级和显微级五大类。 断面陡立、 发育花状构造、 平面形迹丰富、 空间常见海豚效应、 断层两侧地层厚度突变等现象是识别走滑断层的主要标志。 综合利用地面地质、 航磁、 重力、 卫星照片、 三维地震等资料, 可以更加有效地解释和评价走滑断层。 走滑断层对油气勘探的重要意义主要体现在控制沉积盆地的构造格局和沉积体系, 从而影响油气系统、 形成有效的聚油气圈闭、 充当油气运移通道和改善储层的储集物性等, 有时也有破坏圈闭的保存条件和沟通油田底水影响开发效率的负面影响。关键词 : 走滑断层 ; 分类 ; 识别标志 ; 综合解释 ; 石油地质作用中图分类号 : 文献标识码 : 逆断层和平移断层三大类 [1] , 也有人再加上顺层断层而归为四大类 [2] 。 其实顺层断层应该是逆断层的一种特殊形式或发育的早期阶段, 单列出来没有太大意义。 所谓平移断层, 系指断层两盘基本上顺走向相对滑动的断层。 区域性大型平移断层称为走向滑动断层。 笔者以为, 把区域性大型平移断层抽出来单独命名理由不够充分, 而 “平移” 一词也不能准确地反映这类断层两盘丰富的运动形式, 因此把这类断层统称为走滑断层。20 世纪 70 年代初, 出 “花状构造( ” 的概念, 用来描述典型的与走滑断层相关的构造变形 [3] , 并分析了这类构造的地震响应和解释方法 [4] 。 这大大提升了勘探家对走滑断层的关注度。 但人们的注意力过多地放在了这类构造的几何形态上, 在地震剖面上解释出了大量的 “花状构造”。 认识到这一概 念被误读和滥用, 生后来又发表了一篇补充文章, 详细列举了在解释花状构造中可能存在的陷阱 [5] 。 在过去的 30 年里, 尤其是最近几年, 由于勘探程度的不断提高, 研究工作越来越深入细致, 我们发现走滑断层及其伴生构造并不稀缺, 而是普遍存在于从剪切到挤压、 拉张等各种应力环境之下的一种非常常见的构造现象。 在油气勘探中, 走滑断层有其独特的识别标志和重要的石油地质意义。1 关概念走滑断层 ( 是指两盘断块体以相对走滑位移为主要运动特征的断层。 两盘的相对位移方向向右的走滑断层称为右旋走滑断层 ( , 位移矢量向左的断层称为左旋走滑断层 ( 。断层两盘的相对位移矢量通常是斜向的, 当走滑断层位移矢量中有较大的倾向位移分量时可分别称为第一作者简介 : 夏义平, 男, 1982 年毕业于武汉地质学院地质系, 1999 年获中国地质大学博士学位, 2002 年毕业于美国科罗拉多矿业学院, 现任中国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公司副总经理、 总地质师, 长期从事物探解释和石油地质综合研究工作。收稿日期 : 2006 T R O L E U M G E O L O G 00717“正走滑断层” (倾向位移分量为正断层) 或 “逆走滑断层” (倾向位移分量为逆断层)。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自然界中几乎不存在完全没有走滑分量的 “纯” 倾向断层, 就像几乎不存在完全没有倾向位移的 “纯” 走滑断层一样。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走滑断层应该是普遍存在的。 走滑断层位移过程中也会进一步引起两盘断块或走滑断层上覆地层的变形, 所有这些与位移矢量近水平的剪切作用有关的构造变形统称为走滑构造。 走滑作用形成的各种构造要素的组合, 称为走滑构造组合 。花状构造 ( 是与走滑断层相关联的最典型的褶皱样式, 这个术语源自这类构造的剖面断裂组合与花瓣形态有某些相似之处, 亦有研究者根据相同道理称之为棕榈树构造 ( 。在聚敛型 ( 走滑断层或走滑断层的聚敛部位, 断裂岩石块体由于压扭作用 ( 上升形成正花状构造 ( ; 相应地, 在离散型 ( 走滑断层或走滑断层的离散部位, 断裂岩石块体由于张扭作用 ( 下降形成负花状构造 ( 。阶步 ( 是由一系列走滑断层沿主位移带成雁行排列构成。 根据这些断层的排列展开方向, 阶步分为左阶斜列和右阶斜列 [6] 。 组成阶步的断层的过渡部位称为岩桥区 ( 。型目前, 对走滑断层的系统研究仍然显得相对缺乏,对走滑断层的分类, 基本有以下几种 : 根据断层两盘的相对运动方向可以分为左旋走滑断层和右旋走滑断层 ;根据倾向应力分量的特征可以分为正走滑断层和负走滑断层 ; 根据与同一应力场中其他地层变形之间的相互关系可以分为转换断层、 调解断层等等。本文从油气勘探的角度出发, 倾向于根据断层规模把走滑断层分为五大类, 分别是 : 板块级走滑断层、盆地级走滑断层、 区带级走滑断层、 圈闭级走滑断层和显微级走滑断层。( 1 ) 板块级走滑断层 ( 。 板块级走滑断层专指转换型板块边界, 是规模最大的一级走滑断层。 在转换型板块边界, 相邻两板块的相对运动方向严格平行于边界, 沿此边界岩石圈既无增长也无消失。 板块级走滑断层与油气富集没有直接关系, 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2 ) 盆地级走滑断层 ( 。 该走滑断层是指板块内部控制一个或多个盆地发育的大型走滑断层。 其规模仅次于转换型板块边界,对相关盆地的形成、 演化、 沉积体系、 构造格局都有重要影响。 典型的盆地级走滑断层包括美国西海岸圣安德列斯断层、 新西兰的阿尔卑斯断层、 英国苏格兰的大格林断层等, 我国著名的郯城—庐江断层和阿尔金断层也属此列。( 3 ) 区带级走滑断层 ( 。 该类断层主要发育并作用于盆地内的二级构造带, 在不同的应力背景下, 其表现形式大不相同。 在我国西部挤压环境下, 有两种类型的区带级走滑断层, 一类是逆冲构造带内部各变形单元之间的调节断层, 其走向与纵向逆冲断层或褶皱枢纽近于垂直 [1] 。 这类断层发育十分普遍 ; 另一类是由形成褶皱或逆掩断层的统一应力场中的平面 X 剪裂面发育而成, 这种走滑断层的走向与主逆冲褶皱带斜交, 而且常呈两组共轭产出。在我国东部拉张环境下, 区带级走滑断层常表现为帚状、 麻花辫状或者干脆就是一组近平行的小断层组成的断层族, 剖面上走滑特征不明显, 与正断层十分相似。 区带级走滑断层及其伴生构造构成了东部盆地各含油凹陷内的主要含油气构造。( 4 ) 圈闭级走滑断层 ( 。 圈闭级走滑断层就是比区带级走滑断层略小的走滑断层, 其延伸和影响范围较小, 一般不超过一个独立圈闭。( 5 ) 显微级走滑断层 ( 。 显微级走滑断层是比圈闭级走滑断层更小的走滑断层。 两者的区别在于, 圈闭级走滑断层在当前的地震资料分辨率下是可以识别的 ; 而显微级走滑断层在地震资料上不能或难以直接识别。2 走滑断层的判识标志由于产生于独特的应力背景之下, 走滑断层具有一系列独特的几何学特征, 这也是判识其是否存在的重要标志。层断面陡直, 直插基底倾向断层的断面产状基本都呈上陡下缓的犁状( , 形态相对较复杂的坡坪式断层的总体趋势也是如此。 而走滑断层的情形与此相反, 其断面大多表现为上缓下陡, 到深部近于直立, 深深插入沉积基底。这是走滑断层在剖面上的最典型特征之一, 见到这样石油地质 P E T R O L E U M G E O L O G 007 年第 1 期 18的剖面特征, 基本就可以认定为走滑断层。但并非所有的走滑断层都具有这一特点, 已知的两个特例分别是调节断层和继承性走滑断层。 调节断层的断面铲状一般较简单, 多呈直立状, 但调节断层是主构造变形的 “副产品”, 它的切割深度受控于主变形的主滑脱面的深度, 不会深入到沉积基底。 另外一种情况是走滑作用在早期倾向断层的基础上发生, 它继承了倾向断层的断面, 因此在断层展布的绝大部分, 其剖面特征与倾向断层十分相似。 当然, 它会在其他方面产生一些与走滑有关的构造现象。面上可能发育花状构造花状构造是走滑断层产生的最典型的变形构造样式, 在横切走滑带的剖面上由一条主干断层 (走滑断层) 和若干派生断层共同组成一个类似 “花” 的结构。主干断层一般倾角较陡, 在深部近于垂直, 向上有一定的倾斜。 派生断层自浅向深汇集, 分别相交于主干断层, 每一条派生断层就是一片 “花瓣”。由走滑作用产生的褶皱带的宽度通常较与倾向断裂伴生的褶皱带窄, 且褶皱形态较为对称。 构成花状构造的最外侧的两个 “花瓣” (派生断层) 基本限定了褶皱变形的范围, 在 “花” 的内部, 地层产状发生强烈而复杂的变化 ; 而在 “花” 的两侧, 地层产状通常不会或很少受到走滑作用的影响 (图 1 )。物理实验表明, 基底走滑断层对盖层变形的影响范围 (宽度) 取决于断层活动阶段、 盖层厚度和能干性、扭动性质 (张扭还是压扭)、 断层走向与应力方向的角度大小等因素。 持续走滑在不同阶段对变形的影响有较大差异, 深部断裂走滑活动早期对两侧变形的影响更大, 随着走滑活动的继续, 盖层相继破裂、 并进而连通后, 走滑活动对变形的影响迅速减弱 ; 盖层厚度和能干性对基底断裂走滑活动导致盖层变形的响应也有较大差异, 较薄、 较能干岩层构成的盖层在深部断裂走滑活动时的变形宽度相对较小 ;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 斜向挤压走滑 (压扭) 比斜向引张走滑 (张扭) 对两侧变形的影响更大 ; 同样是斜向挤压, 斜压角度愈大, 走滑隆起带的宽度愈大。花状构造一定是走滑的产物, 所以花状构造是识别走滑断层的标志性构造样式。 但在实际地震剖面上解释花状构造时, 一定要注意排除各种陷阱。 正花状构造在剖面上的几何特征与冲起构造、 底辟构造、 反转构造有相似之处 ; 负花状构造在剖面上与正断层牵引构造、 断陷边界的断阶带有时难以区分。 一定要结合其他方面的特征, 从空间上全面分析, 正确识别出真正的花状构造。面上断层形迹十分丰富从平面上看, 断层形迹十分丰富, 可以是一条光滑的连续线, 也可以是由多条走滑断层构成的雁列状断层组, 甚至呈现更复杂的形态。 走滑构造中主干断层与分支断层构成的马尾状 (国内习惯上称为帚状) 断层组合 ( 也十分常见。通常, 在一个地区或区块, 不同期次、 不同级别、不同性质的断层组合在一起, 形成各种复杂的断层空间及平面展布形态。 近几年的勘探实践中, 在松辽盆地的 区块发现了一些含有走滑断层形迹在内的复杂断层平面展布样式, 许多规模不大的断层相互交织、 交叉、 交错, 平面上断层形迹错综复杂, 从中依稀可辨识出走滑断层的迹象 (如图 2 框中所示)。图 1 走滑断层及花状构造 (酒泉盆地某地区) 包含走滑断层的断层系统平面图(左为 区 , 右为 区)of ZW FY 义平等 : 走滑断层的识别标志及其石油地质意义间上可见 “海豚效应” 或 “丝带效应”同一条倾向断层的性质在横向上是一致的。 也就是说, 一条正断层, 在其整个延伸范围内的任何一点做横剖面, 它都表现为正断层 ; 逆断层的情况类似。 而走滑断层则不然, 有一定规模的走滑断层的轨迹通常都不是一条光滑的直线, 而是弯曲的。 如前所述, 有时候轨迹形态还很复杂。 如此一来, 弯曲的断层轨迹的不同位置, 断层面与走滑方向的夹角是不同的, 那么在不同的弯曲处倾向应力分量的性质也会有所不同。 有些部位表现为挤压, 称为收紧弯曲 ( ;有些部位表现为拉张, 成为松开弯曲 ( 。 走滑断层在收紧弯曲处的剖面特征表现为逆断层, 在松开弯曲处表现为正断层。 也就是说, 同一条断层从剖面上看既是正断层又是逆断层, 时而正时而逆。断层的两盘不像倾向断层那样可以十分明确地分为上升盘和下降盘, 而是此起彼伏, 高低错落, 就如同在海上嬉戏的海豚此起彼落一样, 所以称之为 “海豚效应( ” [6 ~ 8](图 3 )。同一条倾向断层的断面产状 (倾向) 在横向上是一致的, 倾角大小会有所不同, 但倾向一定不会反, 要么东倾, 要么西倾。 走滑断层则无此规律。 走滑断层一般产状较陡, 向深部达到近直立的程度, 上部会有一定的倾角, 但倾向是不固定的。 可能会出现时而东倾、 时而西倾的现象, 如同一条柔软的丝带一样, 因此称之为“丝带效应 ( ” [6 ~ 8](图 3 )。一条断层如果具有了 “海豚效应” 和 (或) “丝带效应”, 那么毫无疑问它一定是走滑断层。 但如果没有可以在平面上连续分析断层特征的三维地震资料, 人们会更倾向于把一条这样的走滑断层切断, 解释成数条性质、 产状不同的小型倾向断层。 这样就有可能漏掉一些与走滑断层相伴生的、 非常好的油气圈闭。 所以如果在较小范围内出现一系列走向基本一致, 但性质、 产状无规律变化的小断层时, 我们应该首先考虑走滑断层的可能性。层两侧地层厚度、 沉积相和产状不协调除个别情况 (比如同沉积断层) 外, 倾向断层两侧的地层厚度、 沉积相应该是基本相同的。 但当走滑断层切割沉积厚度、 沉积环境迅速变化的陆相地层时, 由于两盘块体的运动以走向滑动为主, 会造成断层两侧同一套地层的厚度不匹配、 沉积相突变的现象 (图 4 )。图 3 走滑断层的 “海豚效应” 和 “丝带效应” 走滑断层两盘厚度不协调 (玉门地区)at of a YB 油地质 P E T R O L E U M G E O L O G 007 年第 1 期 20另外, 倾向断层两侧地层界面与断层面的夹角一般是互补的, 也就是说两个夹角之和应该等于或近似于 180 ° 。 而对于走滑断层, 这两个夹角之和往往明显小于 (正花状构造) 或大于 (负花状构造) 180 °(图 5 )。这一点, 可以作为在地震剖面上识别走滑断层的一个重要标志。3 走滑断层的综合解释由于走滑断层所具有的这些几何学、 运动学特征,与倾向断层相比, 识别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在实际油气勘探的研究工作中常常被遗漏或误识, 影响人们对勘探目标的正确评价。 当然, 只要发生了走滑, 就一定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只要认识到走滑断层发育的普遍性, 再综合利用多种的探测手段, 还是有可能识别和正确解释出这些极有勘探价值的断层。面地质调查老一辈地质学家非常重视野外地质调查资料的利用, 笔者有幸与 主席、 著名构造学家生就前陆褶皱带的解释进行过交流,向 生学习手工制作平衡地质剖面和利用地面地质图绘制构造剖面的技术, 聆听教诲, 获益匪浅。 令笔者印象最为深刻的是, 生在拿到一份地质图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对地质图进行解释, 也就是尽可能多地识别出图件所指示的断层。 经解释后的地质图上断裂系统更加清晰明了, 每条断层的性质、 产状也很清楚,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走滑断层。 实际上, 由于断层两盘存在明显的水平位移, 出露地层会产生截然的横向错断, 在地质图上是很容易识别的 (图 6 )。图 5 at 走滑断层在地质图上的反映 (柴达木盆地北缘无东断层)of in on 义平等 : 走滑断层的识别标志及其石油地质意义星照片、 航磁和区域重力测量与地面地质资料类似, 卫星照片、 航磁和重力资料在识别走滑断层方面具有一定的优势, 较大型的走滑断层造成的两盘地层的水平位移在这些资料上能够得到明显而直观的反映 (图 7 )。分解技术 ( 识别显微断层谱分解技术是通过离散傅立叶变换 ( 或最大熵 ( 等方法, 将地震资料从时间域转换到频率域, 利用振幅谱及相位谱在频率域的变化特征 , 对薄储层进行有关的分析研究 [9] 。 谱分解技术在地震资料解释中的应用始于 1997 年, 目前主要使用频率域振幅的调谐响应研究沉积现象以及薄层的厚度变化 [10 ~ 12] , 东方地球物理公司研究院地质研究中心在利用调谐体振幅谱、 相位谱的变化进行包含走滑断层在内的小断层识别与解释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 取得了一定效果,相关技术仍在完善之中。过火成岩发育带间接识别走滑断层岩浆活动与断层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板块构造的框架下, 断层和岩浆活动是一对孪生兄弟。 有些研究者把岩浆活动分为主动型和被动型两种。 前者指岩浆活动在前, 由于岩浆上拱造成地层破裂 ; 后者指断裂活动在前, 由于断裂向地壳深部发育, 从而引起岩浆活动并上升到地表。 大洋中脊广泛存在的传递断层就是在岩浆上涌、 冷却到海底扩张这一板块增生过程中产生的。 这种环境下应该是典型的主动型岩浆活动。大型走滑断层切割深度大, 可达下地壳到上地幔,因此往往会引起被动型的岩浆活动, 在地表形成有规律的火成岩发育带, 这在挤压和拉张环境下都可能存在。 反过来说, 我们也可以通过分析地表的火成岩发育带来确定走滑断层的存在 (图 8 )。 当然, 大陆裂谷期图 7 走滑断层在卫星照片、 of in 维地震剖面解释在二维地震剖面上, 走滑断层一般要比正断层难以识别, 也比大多数逆断层难以解释。 在仅有二维地震测网的地区, 必须抓住走滑断层的断面形态陡立、 倾向忽左忽右、 剖面表现时正时逆、 两侧地层厚度变化似无规律、 有时发育花状构造等重要标志, 解释好所有垂直构造走向的地震剖面, 细致地进行断层的平面组合, 可以合理而有效地识别和解释出走滑断层及其相关变形构造。维地震资料解释三维地震资料可以用来在三维空间上解剖地质体,是解释和识别走滑断层最有效的手段。 利用三维时间切片可以分辨出二维地震剖面不能确认或难以解释的走滑断层。 利用相干数据体结合可视化软件可以准确、高效地解释出测区内的几乎全部断层, 当然也包括走滑断层。图 8 E T R O L E U M G E O L O G 007 年第 1 期 22广泛发育的火成岩不见得都与走滑有关, 需要结合其他资料加以区分。4 走滑断层的石油地质意义走滑断层不仅形成机制多样、 分布广泛, 而且在油气富集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制盆地构造格局和沉积体系这里主要是指盆地级走滑断层而言, 它控制了含油盆地的沉积体系及其演化和盆内的二级构造带的展布, 因此也就控制了盆地的油气系统。 从大的方向上决定了一个含油气盆地的勘探价值和远景区。 阿尔金断层对于柴达木盆地 (特别是柴西) 和郯庐断层对于渤海湾盆地的作用均属此列。供了有效的聚油气圈闭与倾向断层一样, 走滑断层及其伴生的地层变形可以形成背斜、 断鼻、 断块等各类构造圈闭及复合圈闭, 结合下面提到的沟通油源与储层的作用, 使得这些圈闭更可能成为有效圈闭。为有效的油气运移通道按照油气系统的概念, 从生油层到圈闭这一过程中, 运移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当生油层与储层垂向上并不直接相邻时, 断层作为纵向运移通道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走滑断层切割深度大、 断面陡直的普遍特征, 使它在垂向上能够沟通更多的烃源岩, 成为比倾向断层更为有效的运移通道。以改善储层的储集物性这主要是指规模较小的圈闭级和显微级走滑断层。这些细小的走滑断层多表现为调节断层, 在挤压应力环境下发育非常普遍。 它们的存在表明在局部范围内应力分布的不均匀, 而这种应力异常会在地层内部产生一系列的小裂缝和微裂隙 (宽度小于 1 μ m , 肉眼不可见), 这些小裂缝和微裂隙对储集空间贡献不大, 但却能极大地改善储层的渗透性, 大幅提高低孔隙储层的产能, 甚至可以使仅靠基质孔隙本不能作为储层的致密地层如碳酸盐岩、 泥岩、 煤层等具备储集能力, 达到产出工业油气流的商业指标。 这容易让人联想到人工的储层改造措施, 比如酸化、 压裂。 通过这些措施同样能有效地增加储层的渗透性, 提高产量。 但前提是油气藏已经形成, 地层内储有油气, 只不过由于孔渗条件较差, 仅靠天然孔隙的作用无法达到工业产能。 如果地层本身不含油气, 那么后期的储层改造是没有意义的,而走滑断层的意义就在于此。 油气要进入储层, 需要排挤出孔隙空间内先期存在的地层水, 占据其原有空间,达到一定的饱和度, 才能富集成藏。 油气进入储层的动力来自浮力, 其大小取决于油气与地层水之间的密度差和圈闭的闭合高度, 闭合高度越大、 密度差越大, 浮力越大, 反之, 浮力减小。 而阻力则来自地层孔隙中的毛细管力, 毛细管力与孔隙度有关, 但与孔隙结构关系更加密切。 小裂缝和微裂隙的存在会显著地降低毛细管力, 从而大大降低油气进入储层的门槛。 对于一个已经形成的圈闭, 其基质孔隙度、 闭合高度、 油气和地层水的密度都是固定的, 那么, 成藏的关键可能就在于有没有这些小裂缝和微裂隙。 从表面上看, 有没有走滑断层可作为其直观标志。圈闭有效性具有重要影响走滑断层对于油气藏的意义也并非全是正面的。这通常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由于走滑断层大多是高角度的, 在有些时期 (或阶段) 处于开启状况, 起着油气运移通道作用, 同时也起到破坏已有油气藏的作用。因此, 对于那些形成较晚或晚期活动较强、 特别是切穿盖层断至地表的走滑断层, 要深入认识其对相关圈闭的破坏性负面影响。 另外一种情况是对于块状油气藏,走滑断层有可能沟通底水, 造成水窜, 破坏油气藏内的流体分布平衡, 影响采收率。 因此存在走滑断层时, 如果要进行酸化压裂等储层改造, 工艺上要特别注意, 应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5 结论及认识走滑断层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中, 具有独特的几何形态和构造变形特征。 发育于特殊构造部位, 垂直构造走向, 断面陡立、 直插基底, 发育花状构造, 切割和错动其他断层, 平面组合方式多样, 两盘地层突变等都是其识别标志。综合利用地面地质调查、 遥感、 重磁、 二维及三维地震资料和各种物探地质手段, 可以合理有效地解释走滑断层及其相关变形构造。走滑断层与油气富集之间具有十分密切的关系,(下转第 48 页)夏义平等 : 走滑断层的识别标志及其石油地质意义00723[8] 孙明良, 陶明信, 徐永昌, 等 . 中国含油气盆地天然 气 中氦 同位素分布的构造地球化学特 征 [A]. 见 : 中国科学院兰州地质研究所生物 、 气体地球化学开放研究实验室研 究年报 (1990 ~ 1992)[C]. 兰州 : 甘肃科学技术出版社, 1993,199 ~ 206[9] 王先彬, 徐胜, 陈践发, 等 . 腾冲火山区温泉气体碳和氦 同位素组成特征 [J]. 科学通报, 1993,38 ( 9 ) :814 ~ 817[10] 戴金星, 戴春森, 宋岩, 等 . 中国一些地区温泉中天然气的地球化学特征及碳、 氦同位素组成 [J]. 1994 , 中国科学( B 辑), 24(4 ) :426 ~ 433[11] 上官志冠, 孙明良 . 长白山天池地区火山岩稀有气体释放特征 [J]. 科学通报, 1996,41(17):1695 ~ 1698[12] 许多, 周瑶琪 , 查明 , 等 . 火山温泉气体 / 3 率与幔源气体和成藏机制 [J]. 天然气工业, 2000,20(1):28 ~ 32[13] B, 984[14] 陶明信, 徐永昌, 沈平, 等 . 中国东部幔源气藏聚集带的大地构造与地球化学特征及成藏条件 [J]. 中国科学 ( D 辑) ,1996,26(6):533 ~ 536[15] 上官志冠, 都吉夔, 臧伟, 等 . 郯庐断裂及胶辽地块现代地热流体地球化学 [J]. 中国科学 ( D 辑), 1998,28(2):239[16] 程有义 . 含油气盆地二氧化碳成因研究 [J]. 地球科学进展,2000,15(6):684 ~ 687[17] 戴金星 . 云南省腾冲县硫磺塘天然气的碳同位素组成特征和成因 [J]. 科学通报, 1988,33(15):1168 ~ 1170[18] 戴金星, 文亨范, 宋岩 . 五大连池地幔成因的天然气 [J]1992,14(2):200 ~ 203[19] 张加桂, 胡海涛 . 深大断裂对幔源 释放作用研究综述 [J]. 中国岩溶, 1999,18(1):95 ~ 102(上接第 23 页)尤其是它们能有效地改善储层的孔渗条件, 降低油气进入储层的门槛, 使本来靠基质孔隙不可能成藏的圈闭聚集油气成为有效圈闭。 今天, 再次发现大型构造油气藏的可能性是越来越低了, 勘探的重点不得不转到那些低孔低渗低幅度圈闭以及岩性、 地层圈闭上来。 而在我国的准噶尔腹部、 鄂尔多斯、 青海、 玉门、 吉林以及塔里木等探区, 这类圈闭还有很多未被人们正确认识, 还大有可为。 对于这些圈闭, 能否成藏的关键可能就在于一条或几条不那么起眼的小小的走滑断层。 这些圈闭即使成藏, 含油气饱和度也往往偏低, 在测井上表现为低电阻的特征, 识别起来有相当的难度, 稍不注意就会被错过。 因此必须从现在开始就大力加强这类“边界油藏” 的研究, 走滑断层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参考文献[1] 张恺, 陆克政, 沈修志 . 石油构造地质学 [M]. 北京 : 石油工业出版社, 1989[2] 徐开礼, 朱志澄 . 构造地质学 (第二版) [M]. 北京 : 地质出版社, 1989[3] T ]974 , 1290 ~ 1304[4] T ]985,016 ~ 1058[5] of ]990,779 ~ 1788[6] 漆家福, 夏义平, 杨桥 . 油区构造解析 [M]. 北京 : 石油工业出版社, 2006[7] 989[8] 997:1055 ~ 1058[9] ,,999,53 ~ 361[10] 蔡瑞 . 谱分解技术在储层预测中的应用 [J]论与应用研究, 2003,(2):22 ~ 26[11] 毕俊凤, 刘书会, 陈学国, 等 . 分频解释技术在桩 106 地区馆上段河道砂体描述中的应用 [J]. 油气地质与采收率,2003 ,10(5):35 ~ 37石油地质 P E T R O L E U M G E O L O G 007 年第 1 期 48
展开阅读全文
  石油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走滑断层的识别标志及其石油地质意义
链接地址:http://www.oilwenku.com/p-58294.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6-2020 石油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20048,ICP备案号:蜀ICP备11026253号-10号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