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9
  • 下载费用:1 下载币  

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1

关 键 词:
地质 储层 沉积 地化 层序地层
资源描述:
 第 42卷第 6期2012年 11月吉 林 大 学 学 报 (地 球 科 学 版 )Journal of Jilin University(Earth Science Edition)Vol.42 No.6Nov.2012 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陈端新1,2,吴时国1,施和生3,赵淑娟1,21.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地质与环境重点实验室,山东 青岛2660712.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1000493.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广东 深圳518067摘要 :早中新世东沙隆起带上发育了大规模的流花碳酸盐台地 ,上覆巨厚未固结 —弱固结泥岩 。基于三维地震数据 ,利用相干体及可视化等方法 ,在台地上发现了由溶蚀垮塌作用形成的数量众多的椭圆形的灰岩坑 。灰岩坑直径一般为 200~700m,最大超过900m,深度10~90m;灰岩坑在地震反射上表现为碳酸盐岩顶部垮塌 ,并导致上覆泥岩地层塌陷 ;灰岩坑一般沿 NWW 向断层分布 ,这些 NWW 向断层切割中新世碳酸盐岩和上覆海相泥岩地层 ,绝大多数终止于 T10的不整合面 。综合分析东沙海区构造和沉积过程认为 :发生在晚中新世末期的东沙运动形成了 NWW向张扭性断层 ,为酸性流体提供了运移通道和物质交换场所 ;东沙运动伴生的基底岩浆活动可能产生了酸性热液流体 ;东沙运动末期发生强烈的构造抬升和大规模海底暴露 ,造成地表水沿断层注入 ,加快了碳酸盐岩的溶蚀速率 。在台地底部珠海组砂岩层的高压流体 、地表水和岩浆活动可能产生的酸性热液流体的共同溶蚀作用下 ,碳酸盐岩地层内部产生溶洞 ,并且越来越大 ,最终顶部无法承载上覆巨厚泥岩而发生垮塌 ,形成灰岩坑 。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形成不是简单的暴露溶蚀 ,而是构造活动影响下深埋藏溶蚀作用的产物 。关键词 :灰岩坑 ;碳酸盐台地 ;溶蚀 ;塌陷 ;东沙运动 ;珠江口盆地中图分类号 :P631.4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 :1671-5888(2012)06-1935-09收稿日期 :2011-12-03基金项目 :国家 “973”计划项目 (2009CB219406);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 (40930845)作者简介 :陈端新 (1984—),男 ,助理研究员 ,主要从事深水油气和天然气水合物研究 ,Tel:0532-82898541,E-mail:cdx325@yahoo.com.cn通信作者 :吴时国 (1963—),男 ,研究员 ,主要从事海底构造 、深水油气和天然气水合物研究 ,Tel:0532-82898544,E-mail:swu@qdio.ac.cn。Seismic Characteristics and Generations of Sinkholes in theLiuhua Carbonate Platform,Pearl River Mouth BasinChen Duan-xin1,2,Wu Shi-guo1,Shi He-sheng3,Zhao Shu-juan1,21.Key Laboratory of Marine Geology and Environment,Institute of Oceanology,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Qingdao 266071,Shandong,China2.Graduate University of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Beijing 100049,China3.Shenzhen Branch of 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oration,Shenzhen 518067,Guangdong,ChinaAbstract:Liuhua carbonate platform was developed in Dongsha uplift in EarlyMiocene withmaximum thickness of more than 600m.It was overlain byhuge thickness of mudstones.A lot ofsinkholes were imaged in upper carbonate platform based on coherent slices and three dimensionvisualization from seismic data.The sinkholes were larger depressions with diameter generalyrangingfrom 200to 700m,the maximum more than 900m,and depth varyingfrom 10to 90m.Based on thecharacteristics that sinkholes developed alongthe NWW oriented faults which terminated at T10unconformityor continued to transform into syn-sedimentaryfaults,and depressions of mudstonestoppingat T10unconformity,Dongsha Movement is considered to be the keyfactor leadingto theoccurrence of sinkholes.Concretely,basal magmatic activities might provide acidic hydrothermal fluid todissolve the carbonate rock.NWW oriented faults produced byDongsha Movement served as pathwaysfor fluid flow and rooms for fluid exchange.At the end of Late Miocene,exposure caused byDongshaMovement accelerated the dissolution rate of carbonate rocks.With continuous corrosion,the dissolvedcavern became larger and larger until the carbonate strata over the cavern couldn't hold the upperloading,and then carbonate strata colapsed and the sinkhole formed.Keywords:sinkhole;carbonate platform;corrosion;colapse;Dongsha Movement;Pearl RiverMouth basin0 前言灰岩坑 (sinkholes)指由于碳酸盐岩化学溶蚀作用在地表产生的凹陷和深坑[1]。陆地上灰岩坑的发育多与富含CO2的地表水对碳酸盐岩表面或内部溶蚀有关 。海洋环境中发育的灰岩坑通常与海平面降低 、碳酸盐岩地层暴露溶蚀有关 ,如巴哈马和伯利兹地区[2-3],马尔代夫地区[4]。陆缘深层淡水与海水的混合溶蚀作用也能导致灰岩坑的形成 ,如佛罗里达海峡[1]。南海东沙隆起带上的流花碳酸盐台地发育了世界少有的大型深埋藏灰岩坑群 。碳酸盐岩地层的溶蚀垮塌引起上部泥岩层数百米的塌陷 。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 ,流花碳酸盐台地发育后期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暴露事件 ,流花碳酸盐台地远离陆地 ,地层内缺少淡水 。简单的暴露溶蚀作用和淡水-海水混合溶蚀作用无法解释研究区灰岩坑的形成 。笔者提出的构造运动引起大规模溶蚀垮塌的观点 ,对灰岩坑的成因研究具有重要的科研意义 。另外 ,台地灰岩坑的成因研究也具有重要的油气意义 。流花碳酸盐台地顶部发育的良好生物礁储层是南海流花油田的主要产层 ,其位于碳酸盐台地顶界面以下100m内 。近年来 ,受储层物性非均质性影响 ,流花油田产量逐年降低 ,而位于碳酸盐台地顶界面以下10~90m发育的灰岩坑增加了储层横向的不连续性 。灰岩坑形成过程中的溶蚀作用加重了储层物性非均质性 ,同时也容易造成油气的泄漏 。笔者基于流花碳酸盐台地高精度3D地震资料及相关钻井 、测井资料 ,分析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 ,揭示其几何形态 、发育规模和分布特征 ;综合区域构造演化过程 ,探讨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成因机制 。1 区域地质背景珠江口盆地是南海北部陆缘的一个新生代伸展盆地 。东沙隆起带位于珠江口盆地的二级构造带 ———中央隆起带的东段 ,呈NE向展布 (图1)。东沙隆起带为一个继承性古隆起 ,形成于古近纪 ,在中新世晚期受东沙运动影响进一步抬升[5-6]。东沙隆起带基底 (Tg)为中生界 —古近系的火成岩基底 ;上渐新统珠海组沉积了一套近200m的滨岸砂岩 ;渐新世末期 ,南海北部陆缘处于稳定沉积期 ,海平面缓慢上升 ,海侵作用加强 ,东沙隆起带远离了古珠江三角洲的影响 ,形成了适宜生物礁生长的浅水 、温暖的清水环境 ;早中新世东沙隆起带发育了大面积的碳酸盐台地 ;中中新世以来海侵进一步加强 ,生物礁死亡 ,碳酸盐台地逐渐向东南的构造高部位退缩 ,至今东沙群岛仍有生物礁在生长[7],该时期以来的巨厚海相泥岩披覆在流花碳酸盐台地之上 (图2)。东沙隆起带在15.5Ma之前受南海运动影响 ,中新世晚期受东沙运动影响 。东沙运动是菲律宾海板块在中新世晚期发生逆时针旋转 ,向北西方向移动碰撞欧亚大陆的构造事件 。东沙运动在珠江口盆地中东部产生了大量NW—NWW向张扭性左旋走滑断层 ,造成断块升降 ,局部发生挤压褶皱 、隆起 、断裂和频繁的岩浆活动[6,9-11]。2 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地震反射特征流花碳酸盐台地是一个早中新世的孤立碳酸盐台地[8]。灰岩坑发育在碳酸盐台地顶部生物礁储层6391   吉 林 大 学 学 报 (地 球 科 学 版 )第 42卷图 1珠江口盆地构造区划及东沙隆起带碳酸盐台地分布Fig.1 Structure framework of Pear River Mouth basin and the distribution of carbonate platform in Dongsha uplift图 2珠江口盆地地层格架与主要构造运动[8]Fig.2 Stratigraphic framework of Pearl River Mouthbasin and primarytectonic movement[8]段 ,碳酸盐岩地层与上覆泥岩之间较大的波阻抗差形成了强的地震反射 ,使灰岩坑的识别较为容易 。笔者利用3D地震数据的相干和可视化等方法 ,详细刻画了灰岩坑的形态和规模 、灰岩坑顶部泥岩塌陷 、灰岩坑底部杂乱地震反射和灰岩坑与NWW向断层的展布 (图3,图4)。2.1 灰岩坑形态 、规模和分布灰岩坑因碳酸盐岩台地顶部地层溶蚀垮塌而形成 ,在相干体切片上呈现为椭圆形 (图5a)。溶蚀垮塌引起上部海相泥岩地层的塌陷 ,造成同相轴下拉 ;灰岩坑底部反射杂乱 ,同相轴上拉 (图4)。流花碳酸盐台地上发育的灰岩坑数量多 ,个体规模大 ,大都单独发育 。依据灰岩坑在相干切片和地震剖面上的几何特征 ,对其发育规模进行统计 。计算过程中 ,塌陷深度依据地震剖面上碳酸盐岩顶界面与垮塌后顶界面的差值 ,时深转换的速度值依据靠近碳酸盐岩顶界面泥岩层的声波测井值 (v=2 540m/s)。结果表明 ,研究区内灰岩坑直径一般为200~700m,最大的超过900m,灰岩坑深度为10~90m。灰岩坑大都发育在碳酸盐岩地层较厚的台地上部 ,厚度较薄的控台断层以外地区很少发育 (图1,图5)。3D工区内灰岩坑多呈带状分布 ,在LH11-7391 第 6期陈端新 ,等 :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ft为非法定计量单位,1ft=0.304 8m。图 3过 LH11-2-1井和灰岩坑的地震剖面 、岩性及测井曲线Fig.3 Seismic profile,elevant lithologic column and logcurves cross sinkholes and LH11-2-1图 4灰岩坑在相干体切片和 3D地震体中的形态Fig.4 Geometryof sinkholes in 3Dseismic data and acoherent slice2-1井周围规模小 、数量多 ,在工区西北部规模大 、数量少 (图5a)。2.2 灰岩坑顶部泥岩塌陷碳酸盐台地顶部垮塌导致上覆厚层弱固结 —半固结海相泥岩塌陷 。原先平行的反射同相轴在塌陷后下凹 ,期间没有发现充填地震相 ;下凹的幅度由下向上逐渐变小 ,大都截止至中新统顶部的不整合面T10上下 (图3)。有些规模较小的塌陷未达到T10已经消失 ;有些塌陷规模较大 ,在T10上部有明显凹坑充填地震相 。2.3 灰岩坑底部杂乱地震反射地震剖面显示 ,灰岩坑下部通常会发育同相轴上拉的柱状杂乱反射 ,钻探证实 ,该杂乱反射主要由孔隙度高达25%的孔洞碳酸盐岩和充填在裂缝中的黏土引起 。杂乱反射反映了强烈的碳酸盐溶蚀作用 (图6),上拉同相轴则表明有来自深部地层的较强动力的流体注入碳酸盐岩地层 。台地下部柱状杂乱反射连片形成大范围的杂乱反射地震相 。研究表明 ,杂乱反射与断层发育有关 :断层发育的地方 ,杂乱反射较强 ;断层不发育的地方 ,杂乱反射不明显 (图6)。2.4 灰岩坑与NWW向断层研究区内发育大量断层 ,断层走向方位角玫瑰图 (图5b)显示 ,除了台地边缘规模较大的控台断层外 ,其他断层走向方位角主要集中在150°~165°的NWW向 。地震剖面上T20—T40之间的海相泥岩地层的地震反射同相轴为等厚平行关系 ,说明晚中新世之前东沙隆起带处于较为稳定的深水沉积 ,没有剧烈的断裂活动 。T10—T20断层两侧地层厚度虽然不同 ,但断层两侧的同相轴沿断层上下移动后可完全对应 (图2);说明晚中新世末期东沙隆起带在产生NWW向断裂之后发生抬升剥蚀 。NWW向断层中有的活动剧烈 ,断距较大 ,断层穿过T10后继续活动 ,发展为同沉积断层 ,持续到上新世 ,甚至第四8391   吉 林 大 学 学 报 (地 球 科 学 版 )第 42卷图 5研究区内碳酸盐台地顶部相干切片图 (a)与断层走向玫瑰图 (b)Fig.5 Seismic coherent slice on topof carbonate platform(a)and rose mapshowingfault strikes(b)纪地层 (图2,图6);其他断层数量多 ,活动较弱 ,截止到T10不再发育 。以上断层发育特征都与东沙运动相符 ,表明东沙隆起带在中新世末期遭受了东沙运动的影响[11]。地震剖面显示NWW向断层底部大都连接碳酸盐台地顶部灰岩坑 (图2,图6)。在碳酸盐岩顶部平面图 (图7a)中 ,灰岩坑多沿NWW向断层分布 ,三维地震相干体结果 (图7b)也表明灰岩坑顶部与NWW相连 。此外 ,断层与灰岩坑的关系并非都很容易看出 ,需综合地震剖面 、相干切片及3D数据体得出 。3 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成因分析3.1 地表淡水的溶蚀作用与埋藏溶蚀作用地表淡水溶蚀作用是世界上绝大多数灰岩坑的主要成因[1]。海洋环境中发育的古喀斯特地貌主要与地壳隆起或全球海平面降低有关 ,如马来西亚 、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地区[8],马尔代夫 、巴哈马和伯利兹地区也因碳酸盐台地暴露而形成灰岩坑[2-4]。对于那些碳酸盐岩地层未出露海底 ,或被上覆地层覆盖的情况下 ,无法再用地表淡水溶蚀作用解释 ,于是提出了深埋藏溶蚀作用成因[12]。除了佛罗里达海峡的淡水-海水混合溶蚀模型[1]之外 ,碳氢化合物中的硫酸盐还原作用 、流体混合溶蚀作用 、压溶作用和侵蚀流体后期淋滤等化学作用都可以促进孔隙的形成和增大 。海底是否暴露是区分地表淡水溶蚀和深埋溶蚀的关键所在 。关于流花碳酸盐台地是否存在暴露事件存在着争议[8,13]。但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 ,流花碳酸盐台地顶部没有明显暴露的证据 ,碳酸盐台地的消亡受环境影响更大 ,比如富营养化 、水温升高等因素[13];此外碳酸盐岩地层的顶部塌陷发生在中新世末期 ,此时已经沉积了近900m的海相泥层 ,暴露事件也无法解释灰岩坑沿NWW向断层分布的现象 。由此推断 ,灰岩坑的形成是埋藏之后溶蚀作用形成的 。对于深埋藏溶蚀作用 ,由于流花碳酸盐台地距离大陆较远 (>200km),而早中新世末碳酸盐台地范围小 ,难以形成有效的地下淡水系统 ;因此 ,可以排除淡水-海水的混合溶蚀模型 。其他简单的溶蚀作用在深埋藏条件下也很难形成如此规模的灰岩坑群 ,除非同时存在畅通的流体运移通道和大量的强溶蚀性流体 。3.2 构造运动作用下的深埋藏溶蚀作用构造运动可以促进碳酸盐岩的溶蚀过程[14-15]。中中新世末期的东沙运动为深埋藏灰岩坑的形成提供了有利条件 。灰岩坑上部泥岩塌陷截止到T10不整合 、灰岩坑沿NWW向断层分布等特征表明 ,溶9391 第 6期陈端新 ,等 :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图 6过灰岩坑 SH1的 CDP(a)和 Inline测线 (b)的偏移地震剖面Fig.6 Migrated seismic CDP line(a)and Inline line(b)crossingsinkhole SH1蚀垮塌发生在中新世末期 (5.5Ma左右 )[11]的这次强烈的构造活动时期 。东沙运动对台地溶蚀作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3个方面 :东沙运动产生的NWW向断层为酸性流体提供了运移通道和物质交换场所 ;东沙运动期间的基底岩浆活动可能提供了酸性热液流体 ;东沙运动末期强烈的构造活动 ,使海底发生隆升暴露 ,使地表水沿断层注入 ,加快了溶蚀速率 。东沙运动产生了大量的NWW向左旋走滑伸展断层 ,这些断层贯穿碳酸盐岩地层并深入基底 ,断层连通了不同地层 、不同浓度和酸度的地层水及地表水 。溶蚀性较强的酸性流体可通过断层运移到碳酸盐岩地层内部对其进行溶解作用 ,并通过断层与低浓度流体发生物质交换 ,使得饱和碳酸盐岩流体得以流出 。另外 ,断层的发育也控制了碳酸盐岩溶蚀的方向 。溶蚀作用沿断层向碳酸盐岩地层顶部延伸 ,最 终 形 成 灰 岩 坑 ,这 也 解 释 了 灰 岩 坑 大 都 沿NWW向断裂分布的特征 ,同样也解释了台地下部大规模杂乱反射与断层分布的关系 ,即断层发育的地方 ,杂乱反射较多 ,断层不发育的地方 ,杂乱反射较少 。在此期间可能产生了频繁的岩浆活动 。海洋环境中岩浆活动可形成酸性热液流体 ,加快碳酸盐岩的溶蚀速率 。Esteban等[16]认为存在地层流体和外部来源的高温流体对流花碳酸盐台地发生混合溶蚀作用 。尽管东沙隆起带断层底部具有基底隆升的地震反射特征[11],但由于缺乏早中新世以来火成岩的直接证据[11,17],热液流体是否产生及其对碳酸盐台地的影响还需进一步论证 。晚中新世末期 ,东沙隆起带构造强烈 ,基底隆升并遭受剥蚀 ,对应地震剖面上的T10不整合 。晚中新世末期的暴露溶蚀很可能加速了灰岩坑的形成 。含CO2的地表水通过NWW向断层运移到碳酸盐岩地层 。0491   吉 林 大 学 学 报 (地 球 科 学 版 )第 42卷图 7碳酸盐岩地层顶部灰岩坑与 NWW向断层平面分布 (a)和立体分布 (b)Fig.7 Plane(a)and stereographic(b)maps showingsinkholes and NWW oriented faults总之 ,中新世末期在东沙运动的强烈构造活动影响下 ,NWW向断层为酸性流体提供流体运移通道 ,而岩浆活动可能产生的酸性热液流体和海底暴露加快了溶蚀速率 。其中 ,NWW向断层的形成至关重要 :由于上覆厚层泥岩 ,如果没有断层 ,酸性饱和流体无法流入流出 ,溶蚀作用则很难进行下去 。碳酸盐岩地层溶蚀过程中的酸性流体主要来源于珠江组高压流体和烃类降解产生的酸性物质 。钻井证实 ,珠海组滨岸砂层中存在大量高压地层流体[18-19],可能正是这种高压流体导致了灰岩坑底部同相轴的上拉现象 。珠Ⅰ凹陷烃源岩产生的油气正是通过珠江组砂层运移到流花油田碳酸盐岩储层[7],油气的细菌降解作用被证实可以产生大量酸性物质[18-19]。Tyrrel等[20]证实流花油田产出的原油与同一油气来源的惠州凹陷相比 ,油质更重 ,蜡质成分更少 ,原油明显经历了细菌降解作用 。其次 ,含CO2的地表水和岩浆活动可能产生的酸性热液流体也是碳酸盐岩溶蚀作用的重要酸性流体来源 。3.3 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成因模式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形成不是简单的暴露溶蚀 ,而是东沙运动影响下深埋藏溶蚀作用的产物 ,其形成过程可分为4个阶段 ,如图8所示 。早中新世早期 ,东沙隆起带基底之上发育了近200m的滨岸砂岩 ,之后发生海侵 ,生物礁在隆起带高地发育 。早中新世中期隆起带构造环境较为稳定 ,相对海平面平稳上升 ,生物礁快速生长 ,形成了最大厚度超过600m的碳酸盐台地 。早中新世末期相对 海 平 面 快 速 变 深 ,碳 酸 盐 台 地 被 淹 没 (图8a)。中中新世末期 ,台地之上已经沉积了厚层的海相泥岩 ,而此时基底岩浆活动可能已经在进行中 (图8b)。晚中新世末期 ,东沙隆起带发生了剧烈的构造活动 ,形成了不同规模的NWW向断层 ,之后隆起带上升并发生暴露剥蚀 。珠海组砂层的高压流体 、地表水和岩浆活动可能产生的酸性热液流体沿断层对碳酸盐岩地层进行强烈的溶蚀作用 。在不断的流入 —溶蚀 —流出过程中 ,碳酸盐岩地层内部产生大量溶蚀孔隙 ,孔隙逐渐变大成为小溶洞 ,小溶洞相互连通形成大溶洞 (图8c)。晚中新世末期 —上新世早期 ,东沙隆起带发生构造沉降 ,形成T10不整合面 ,此时溶洞增大到碳酸盐岩顶部地层无法承载上部厚层泥岩时发生垮塌 ,上覆弱固结 —未固结的泥岩层也随之塌陷 ,形成灰岩坑 。之后上新世泥岩继续沉积 ,部分规模较大的NWW向断层继续活动 ,形成同沉积断层 (图8d)。1491 第 6期陈端新 ,等 :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图 8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形成过程示意图Fig.8 Formingprocess of sinkholes on carbonate platform4 结论1)流花碳酸盐台地的3D地震反射剖面中发现了数量多 、规模大的灰岩坑 ,灰岩坑直径一般为200~700m,最大超过900m,深度为10~90m;灰岩坑大都发育在碳酸盐岩地层较厚的台地上部 。灰岩坑的形成导致上覆数百米厚的泥岩层的塌陷 。灰岩坑底部以及碳酸盐台地底部发育了大规模的由溶蚀作用造成的杂乱地震反射 。杂乱反射的分布与断层的分布相关 ,灰岩坑大都沿NWW向断层分布 。2)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形成与中新世末期的东沙运动密切相关 :东沙运动产生的NWW向断层为酸性流体提供了运移通道和物质交换的场所 ;东沙运动期间的基底岩浆活动可能提供了酸性热液流体 ;东沙运动末期强烈的构造隆起 ,海底发生暴露剥蚀 ,地表水沿断层注入 ,加快了溶蚀速率 。其中NWW向断层贯穿碳酸盐岩地层 ,连接基底和上部泥岩地层 ,是灰岩坑形成最重要的条件 。3)由珠海组砂层的高压流体 、含CO2的地表水和岩浆活动可能产生的酸性热液流体组成了大量的酸性溶蚀流体 ,其中烃类细菌降解作用产生了大量酸性物质 。酸性溶蚀流体沿NWW向断层对流花碳酸盐岩地层进行强烈的溶蚀作用 ,碳酸盐岩顶部地层最终发生垮塌而形成灰岩坑 。参考文献 (References):[1]Land L A,Paul C K,Hobson B.Genesis of a Subma-rine Sinkhole Without Subaerial Exposure[J].Geolo-gy,1995,23(10):949-951.[2]Gascoyne M,Benjamin G J,Schwarcz H P,et al.Sea-Level Lowering During the Ilinoian Glaciation:Evi-dence from a Bahama“Blue Hole”[J].Science,1979,205(4408):806-808.[3]Mylroie J E,Carew J L.Geology and Karst Geomor-phology of San Salvador Island,Bahamas[J].Carbon-ates and Evaporites,1995,10(2):293-206.[4]Purdy E G,Bertram G T.Carbonate Concepts fromthe Maldives,Indian Ocean[J].AAPG Special Vol-umes,1993,34:1-56.[5]Gong Z,Jin Q,Qin Z,et al.Geology,Tectonics andEvolution of the Pear River Mouth Basin[C]//Zhu X.Chinese Sedimentary Basin.Amsterdam:Elsevier,1989:181-196.[6]Lüdmann T,Wong H K.Neotectonic Regime on thePassive Continental Margin of the Northern South Chi-2491   吉 林 大 学 学 报 (地 球 科 学 版 )第 42卷na Sea[J].Tectonophysics,1999,311(1/2/3/4):113-138.[7]刘军 ,施和生 ,杜家元 ,等 .东沙隆起台地生物礁 、滩油藏成藏条件及勘探思路探讨 [J].热 带 海 洋 学 报 ,2007,26(1):22-27.Liu Jun,Shi He-sheng,Du Jia-yuan,et al.FormingConditions and Exploration Direction of Reef Oil-GasPool in Carbonate Platform of Dongsha Massif[J].Journal of Tropical Oceanography,2007,26(1):22-27.[8]Moldovanyi E P,Wal F M,Zhang J Y.Regional Ex-posure Events and Platform Evolution of the ZhujiangFormation Carbonates,Pearl River Mouth Basin:Evi-dence from Primary and Diagenetic Seismic Facies[C]//Budd D A,Saler A H,Harris P M.Uncon-formities and Porosity in Carbonate Strata.Tulsa:AAPG Memoir 63,1995:125-140.[9]Li P L,Rao C T.Tectonic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History of the Pearl River Mouth Basin[J].Tec-tonophysics,1994,235:13-25.[10]Yao B C.The Geotectonic Character of Se Asia andCenozoic Tectonic History of South China Sea[J].Gondwana Research,1999,2(4):512-515.[11]赵淑娟 ,吴时国 ,施和生 ,等 .南海北部东沙运动的构造特征 及 动 力 学 机 制 探 讨 [J].地球物理学进展 ,2012,27(3):1008-1019.Zhao Shu-juan,Wu Shi-guo,Shi He-sheng,et al.The Structural Feature and Dynamic Mechanism ofDongsha Movement in the Northern Margin of theSouth China Sea[J].Progress in Geophysics,2012,27(3):1008-1019.[12]Fritz R D,Wilson J L,Yurewicz D A.PaleokarstRelated Hydrocarbon Reservoirs[M].New Orleans:SEPM Core Workshop,1993,18:1-9.[13]Sattler U,Immenhauser A,Schlager W,et al.Dr-owning History of a Miocene Carbonate Platform(Zhujiang Formation,South China Sea)[J].Sedi-mentary Geology,2009,219(1/2/3/4):318-331.[14]王国栋 ,程日辉 ,于民凤 ,等 .沉积物的矿物和地球化学特征与盆地构造 、古气候背景 [J].吉林大学学报 :地球科学版 ,2006,36(2):202-204.Wang Guo-dong,Cheng Ri-hui,Yu Min-feng,et al.Basin Tectonic Setting and Paleoclimate Revealedfrom Minerals and Geochemistry of the Sediments[J].Journal of Jilin University:Earth Science Edi-tion,2006,36(2):202-204.[15]景建恩 ,梅忠武 ,李舟波 .塔河油田奥陶系碳酸盐岩岩溶发育模式的测井分析 [J].吉林大学学报 :地球科学版 ,2003,33(2):236-241.Jing Jian-en,Mei Zhong-wu,Li Zhou-bo.Wel-LogAnalysis on Karst Model of Ordovician Carbonate inTahe Oilfield[J].Journal of Jilin University:EarthScience Edition,2003,33(2):236-241.[16]Esteban M,Taberner C.Secondary Porosity Devel-opment During Late Burial in Carbonate Reservoirsas a Result of Mixing and/or Cooling of Brines[J].Journal of Geochemical Exploration,2003,78/79:355-359.[17]Yan P,Deng H,Liu H L,et al.The Temporal andSpatial Distribution of Volcanism in the South ChinaSea Region[J].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2006,27(5):647-659.[18]Story C,Peng P,Lin J D.Liuhua 11-1Field,SouthChina Sea:A Shalow Carbonate Reservoir DevelopedUsing Ultrahigh-Resolution 3-D Seismic,Inversion,and Attribute-Based Reservoir Modeling[J].TheLeading Edge,2000,19:834-844.[19]Heubeck C,Story K,Peng P,et al.An IntegratedReservoir Study of the Liuhua 11-1Field Using aHigh-Resolution Three-Dimensional Seismic Data Set[C]//Erberli G P,Masaferro J L,Sarg J F.SeismicImaging of Carbonate Reservoirs and Systems.Tul-sa:AAPG Memoir 81,2004:149-168.[20]Tyrrel W W,Christian H E.Exploration History ofthe Liuhua 11-1-1Field,Pearl River Mouth Basin,China[J].AAPG Buletin,1992,76:1209-1223.3491 第 6期陈端新 ,等 :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
展开阅读全文
  石油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珠江口盆地流花碳酸盐台地灰岩坑的地震反射特征及成因探讨1
链接地址:http://www.oilwenku.com/p-20845.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6-2020 石油文库网站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120048,ICP备案号:蜀ICP备11026253号-10号
收起
展开